7天彩票

周德武:国际秩序过渡期,美国莫狭隘

  冷战结束已28年了。尽管两极对抗的旧秩序崩塌,但新的国际秩序并没有建立起来。重建国际新秩序成为21世纪的时代命题,也是摆在战略家和政治家面前的全球性主题。

  自1648年建立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以来,国际社会先后经历维也纳体系、凡尔赛体系和雅尔塔体系的构建,这都是人类通过战争的惨重代价换来的相对稳定的国际秩序。正因如此,联合国大厦的设计者有意把大楼的侧面设计成一座丰碑,而把联合国大会厅设计成一座坟墓形状。这样的设计旨在让人类永远记住血的教训。

  但令人遗憾的是,二战后世界满目疮痍,唯美国一家独大,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世界的60%。美国主导的雅尔塔体制一开始就播下严重失衡的种子。如果说一战的结束来自于对初生苏维埃政权的恐惧,那么二战后铁幕如此快地降临,也同样出于对共产主义苏联成长壮大的恐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苏联这个最强大敌人消失以后,另一个社会主义中国却以美国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崛起,美国有如梦方醒的感觉,大呼中国利用美国的反恐“偷吃了美国人的午餐”。当特朗普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并将中国定为“主要竞争对手”之后,历史又一次重现了意识形态的对抗,未来新秩序的建立注定伴随着两大制度的较量。

  一百多年来,两大制度的共存与共容本是社会进化过程中的自然现象,但在美国人的思维中,却有意把社会主义制度推向对立面,视为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大挑战。由于苏联的解体来得太突然,美国陶醉在“不战而胜”的喜悦中,美国战略也因此迷失方向,尤其是美国抛开了国家主权原则,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轻易开启了三场战争,但南斯拉夫、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并未实现美国希望的结果,相反却极大消耗了美国的国力,损害了盟国之间的团结,以致美国不得不进入全面的战略收缩。奥巴马聚焦亚太,特朗普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干脆宣布退“群”,直接触动维系美国霸权的“同盟”根基,加速包括WTO等国际组织的解构。一些人担心,美国正把国际社会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游戏规则再次导向“丛林法则”,以竞争取代合作。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的哈斯感叹,“我们正处在一个日益失序的世界”。正像一些政治家指出的,虽然军事手段看似能为某些地区带来秩序,但带来的实则是危机。中东“茉莉花革命”就是最鲜活的例证,当旧的治理体制被破坏时,新嫁接的体制却不能有效运作,权力真空引发更多混乱,不仅搞乱了中东,也正在改变欧洲的发展方向。

  历史是最好的老师。从长远而言,社会的发展有自身的规律,虽然有时会拐进小道,但绝不会信马由缰。哈斯眼中的“失序”,其实是指美国无法按照自身模式塑造世界。美国一家独大、为所欲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但任何新秩序的建立都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进化需要时间一样。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在这个过渡期内,权力格局和力量对比并没有发生根本性逆转,美国在关键问题上说了算的规则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美国在经济、军事、科技领域的领先优势依然突出。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冷战的结束既是全球化加速发展的一段黄金期,也是世界力量对比变化的加速器,这是未来世界秩序重构的大前提。过去几十年间,国家资本、技术和市场从西方发达中心向更加广泛的边缘地区扩散和转移,使较不发达国家有条件实现经济超越型发展。美国GDP在世界的份额也因此大幅度下降。伴随这样的转移和扩散,世界权力也出现分散化的趋势。新兴国家群体性崛起,理所应当地需要更多参与世界事务和分担责任。

  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系列改革诉求存在着明显的焦虑和误判,把中国建立亚投行、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等视为“重起炉灶”。“美国病”的产生实质上是建立在错误信息基础上而作出的“过度反应”,正像约瑟夫·奈所言,美国可能在未来几十年里仍然比任何单一的国家更强大,美国的真正问题不在于它是否会被中国所取代,而是权力扩散减少了美国控制他人的相对能力。

  美国的优势越来越小,但世界却变得更加复杂。自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难民问题、气候变化、恐怖主义、网络世界立法缺失等问题层出不穷,这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也是新秩序重塑过程中必须面对的迫切问题,尤其是民粹主义问题,既是各国需要重点处理的内部问题,也是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世界性难题,是全球化加速推动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严重不相适应的具体表现形态。民粹主义在全球泛滥,成为民选政府推动负责任改革的公害。一些国家的政权更迭像走马灯一样,国际问题与国内问题相互影响,相互交织,互为因果,让世界显得更加混乱。基辛格指出,任何一国都不可能单枪匹马地建立世界秩序,要建立真正的世界秩序,它的各个组成部分在保持自身价值的同时,还需要有一种全球性的、结构性和法理性的文化。这就是超越任何一个地区或国家视角和理想的秩序观。正因为如此,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

  国际新秩序的建立不仅取决于大国间国家雄心的博弈,更取决于国际社会的力量、妥协与共识。面对当下国际社会中的“失序”之困,必须以一个开放的心态对其进行改革。为了避免世界秩序再次演变成大国势力范围之争,有必要最大限度地容纳全球治理、大国协调、多边合作、南北对话等,把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各种支柱和环节都包容进来,包容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利益和关切。提供一个大家都能舒适地居于其中的秩序“屋顶”。

  特朗普于2月5日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呼吁“美国国内放弃对抗政治,学会合作、让步与共赢”,国际社会何尝不是对特朗普抱持同样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的退群不是明智的选择,在当下美国继续主导的世界秩序中,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是美国的责任。动不动向邻国、盟国和大国甩脸子、耍脾气、搞讹诈,容不得他人参与新规则制定的这种“美国病”得治。(作者是人民日报前驻联合国首席记者) 相关新闻 王文:乞力马扎罗等着更多中国探险者2019-02-19 07:16 孙佳山:中国电影走出去要加强联动2019-02-19 00:55 康霖:日本欲染指南海搅不起大浪2019-02-19 00:02 彭芳梅:规划纲要指明大湾区发展使命2019-02-19 00:02 孙恪勤:美国愈益被欧洲人视为威胁2019-02-19 00:02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adP-Bot-right-float{ position: fixed; bottom: 0px; right: 0px;width: 336px; height: 280px; z-index: 2147483649; } #adP-Bot-right-float ins { z-index: 1000!important; } #adP-Bot-right-float .ad-close-btn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3px; top: 4px; z-index: 2147483649; width: 16px; height: 16px; background:#ebebeb url(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ad/close.png) center no-repeat; cursor: poin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