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彩票

男子做单车运维员,每晚只睡4小时,一月工资不够女儿一天治疗费

“只要能赚到钱给女儿治病,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这点苦又算什么。”面对妻子韩改萍的心疼,付文斌语气坚定。此时已是凌晨三点多,刚下班的付文斌疲惫不堪,但他还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望女儿,看过女儿才回出租房。自做这份临时共享单车运维员以来,他每天都是如此,不管忙到多晚有多累,他都要在下班后去看一眼女儿。图为病房里照顾女儿的韩改萍。

一辆单车大概有二十多斤重,搬运一辆没什么感觉,长时间搬来搬去,就会很累,每天腰酸背痛。但想着女儿的治疗费,付文斌总是咬紧牙关坚持着。找车是最头疼的事情,经常找着找着就到了地下停车场,手机没有信号,不能利用后台的反馈信息,只能人工去寻找。图为付文斌在做共享单车运维员。

为了挣钱给君宇治疗,每当夜幕降临,付文斌都准时出去上班,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夜晚,付文斌拿着手机奔走在大街小巷寻找着单车,有时候车辆停在拐角处被汽车挡着,有时候停在偏僻楼梯的黑暗角落,有时候被扔在地下停车场,付文斌只能一辆一辆地去寻找。图为付文斌在寻找共享单车。

付文斌来自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的一个普通工薪家庭,他和妻子都是一线工人,两人的收入加起来每月在5000元左右,他们有一个18岁的女儿。尽管夫妻俩收入微薄,但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2018年5月上旬,女儿付君宇突然颈椎疼痛难忍,随后又出现恶心呕吐、头晕头痛、低烧的症状,先后辗转多家医院。2018年6月15日,在西安交大一附院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淋巴细胞白血病。图为付文斌和妻子女儿全家三人的合照。

目前,君宇还在治疗中,病情已经开始有所好转。据医生初步估算,后续的治疗费大概还需要30万左右。听着这个巨额的数字,付文斌夫妻如坠深渊。从君宇生病到现在已经花了80多万,这些钱基本都是借来的,如今已是借无可借卖无可卖,付文斌不知道如何去筹30万。图为付文斌拿着女儿病历愁容满面。

期间,付文斌再次鼓起勇气挨个给亲朋打电话借钱,整整打了一天也没有借到一分钱。好不容易联系到了高利贷,却因为没有抵押物品也被回绝。最终,他无奈地出门继续做临时共享单车运维员。付文斌说,如果连这份工作也丢了,那就真的是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了。图为君宇欠费报警单。

随即,付君宇开始住院化疗。可在住院的第三天费用就出了问题,付文斌不得不向亲朋好友邻里乡亲求助,同时变卖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然而,费用问题还没完全解决,君宇的身体又出了状况,先后出现肺部感染、呼吸衰竭、多浆膜腔积液等症状。为了照顾君宇,付文斌和妻子不得不先后辞职,以便更好地照顾好女儿。

经过四个多月治疗,君宇的病情仍未见明显好转,医生建议尽快做骨髓移植手术,这样希望会更大一点。2018年11月21日,君宇顺利入仓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可在仓内,君宇又先后出现心包积液、脾脏坏死、面瘫等排异症状,每天饱受病痛折磨,最高时,一天药费就得7000元,现在平均一天的治疗费都在3000左右。图为病床上的君宇。

这半年多,付文斌平均每天的睡眠不超过4个小时。尽管如此,他必须坚持,为了女儿他必须打起精神努力挣钱。可挣钱的速度赶不上治疗费的速度,眼看着女儿就要因为费用问题被迫停药了,他却是那么无奈。图为每每谈及女儿病情妈妈就忍不住泪流满面。(江雨)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随着治疗的深入,孩子的治疗费用一天比一天高,钱一天比一天难借。无奈之下,付文斌白天和妻子一起照顾女儿,给女儿做饭洗衣,晚上出去做临时共享单车运维员。也就从这天开始,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短短的四个小时,若遇到特殊情况休息睡的时间更短,而一个月只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图为妈妈在照顾君宇。

有一次,因为下雨路滑,付文斌的膝盖摔破了,鲜血直流,他就像没有看见一样,费力地爬起来后又继续工作,事后伤口也没处理。在他看来,只要能够挣到钱救回女儿,一切都是值得的。图为付文斌在街头整理共享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