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彩票

鲁媒:足协是否会保护既“精英”又“职业”的傅明

  2012年3月,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足球管理中心主任韦迪强调,足协不会接受对裁判的申诉。“去年国奥队与阿曼队比赛中,当值主裁判出现多次误判,中国足协向国际足联发出函件,用的是‘申诉’,而非‘情况反映’。国际足联的回复是,不受理对裁判员的申诉,而中国足协还收到一张约1000美元的罚单。对裁判员的不满、申诉没有意义,大家不要再在这上面劳神费力了。但欢迎大家反映情况,我们会根据规则对犯错误的裁判员作出内部处罚。”

  足协对于申诉的态度

  多次错漏判惹怒鲁能

  二、比赛进行至77分14秒,我部35号戴琳在一次对本方球门并无明显威胁的解围中,将球踢到了我部6号王彤脸上,随后折射击中王彤在身体躯干范围内的手臂,且未使我队获利,主裁判随后判罚点球。后经视频助理裁判提醒,主裁判在观看视频后仍维持原判。慢镜头显示,此球是个明显的错判。

  来源:齐鲁晚报

  足协是否会有回应

  一、比赛进行至70分04秒,我部17号吴兴涵在一次边路进攻盘过对方防守队员后,被对方球员铲倒,主裁判并未判罚犯规并判罚门球,经慢镜头显示对方球员并未碰到球,并直接铲倒我部球员,此球是个明显的漏判。

  2017年5月,当时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副局长李立鹏表示,“任何正式的足球比赛,对裁判的判罚都不在申诉范围之内,但俱乐部有权利对判罚进行反馈,这种反馈并不是严格意义的申诉。裁判对判罚的认定并不在申诉范围之内,但我们也不反对俱乐部对判罚提出异议,这个异议仅在于提高裁判水平的范围之内。”李立鹏说,“再好的裁判,也需要努力提升自己判罚的准确率,但再怎么提升也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就好比守门员的扑救率不可能是百分之百,裁判的判罚也不可能保证准确率是百分之百。如果对误判也是零容忍,这项运动也就不存在了。”

  鲁能泰山希望裁判问题能引起中国足协的高度重视,以后减少或杜绝类似的事件发生,确保比赛的公平、公正。

  与之可以相互呼应的是,首轮中超联赛之后,天津泰达曾就江苏苏宁球员手球却未被主裁判判罚点球一事、河南建业曾就大连一方球员秦升铲断本方外援多拉多的腿一事,向中国足协提出申诉,但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下文。

  严格说来,根据规定,裁判的判罚是无法“申诉”的,因此,鲁能泰山俱乐部也只是用正式发函的形式,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中国足协对于被大家俗称为“申诉”的有关“意见”,都是什么态度呢?前些年一些中国足协大员有过表态。

  鲁能泰山方面认为,执法本场比赛的主裁判傳明出现了多次错判、漏判的情况,并具体举例:

  在“申诉”时收获了经验的中国足协,是不是也会像亚足联“死保”法加尼一样,保护自己既“精英”又“职业”的裁判傅明?

傅明引发争议 傅明引发争议

  2月23日,2019年中国足协中超中甲联赛动员大会在苏州召开。在此次会议上,职业裁判制度的推出格外引人关注。中国足协本赛季特意组建职业裁判,首批职业裁判将包括5名国内外高水平裁判员,本土裁判员包括中国足协在册的“亚足联精英裁判”马宁、傅明和张雷,两名外籍裁判为国际顶级名哨克拉滕伯格和马日奇,两人分别执法过欧冠决赛、世界杯和欧洲杯。

  四、比赛进行至95分39秒,我部角球进攻并破门得分,主裁判在角球开出后立即吹罚我部犯规,但经慢镜头反复播放并未找到犯规动作,是个明显的错判。

  足球职业裁判的推出,落实“专业人做专业事”,不仅是各项目职业体育中的先行先试,也是落实足球改革与发展整体方案中推动联赛职业化的重要举措,有利于本土裁判培养,为职业联赛的精彩有序提供助力。在中国足协看来,在今年年初举行的亚洲杯上,中国裁判是中国足球的一大亮点。中国裁判在洲际赛事中愈发得到重视可谓水到渠成,马宁、傅明等经过多年历练之后,各方面素质日趋成熟。

  本报记者 李志刚

  综合上述信息可以看出,傅明既是“亚足联精英裁判”,又是中国足协首批职业裁判之一,是中国足协乃至亚足联的重点栽培对象。

  对于鲁能的意见,中国足协是否会有正面回应?这已经成为整个中国足坛都十分关注的话题。只不过涉及到具体裁判的事情,按照惯例,即便认定裁判有明显的错误,中国足协也不会对外公开相关信息。前任中国足协裁判办公室主任刘虎就曾经表示,在中超比赛中,确实有个别判罚可能会直接影响比赛结果,像这种误判,裁委会要坚决处罚当事裁判,“但我们从来不会对外公布对哪个裁判的处罚,只是通知该场裁判组。”

  傅明,何许人也?

  有意思的是,现在我们心目中的“判官”中国足协,去年也曾“喊过冤”。2018年1月,在U23亚洲杯上,中国与卡塔尔队的比赛,来自伊朗的“亚洲金哨”法加尼的表现引起中国队、中国足协的严重不满。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已经明显感受到不公待遇的中国足协现场提出了口头抗议,在赛后第一时间中国队领队就写了一份申诉函,对比赛的判罚提出疑问。但是亚足联对于中国队、中国足协的“申诉”置若罔闻,法加尼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哪怕是让中国足协平息怒气的象征性处罚都没有。

  三、比赛进行至85分20秒,我部9号佩莱在禁区内背身拿球,对方球员在身后双手抱住佩莱,并有拉扯动作,脚下也同时绊倒了佩莱,主裁判并未作出判罚,随后视频助理裁判再次提醒,但主裁判依然未作出判罚。慢镜头显示,此球是个明显的漏判。

  3月9日,中超第二轮,鲁能主场2:2战平河南建业。针对主裁判傅明的几次关键判罚,山东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在赛后当晚便写就“关于2019中超联赛第2轮山东鲁能-河南建业比赛相关判罚的意见”一文,向中国足协提出申诉。